导航菜单
援建火神山医院 湖南湘潭两工人确诊新冠始末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2-15 10:22:16    文字:【】【】【
独家|援建火神山医院 湖南湘潭两工人确诊新冠始末

2月2日凌晨,武汉火神山建筑工地,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的火神山医院完工在即。图/财新记者 丁刚

  【财新网】(记者 周泰来 实习记者 黄晏浩 陈丽金)武汉火神山医院援建工人出现新冠感染。据湖南省湘潭市卫健委发布,截至2月13日24时,湖南湘潭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的69名建筑工人中有两人确诊新冠肺炎。目前工人感染新冠的原因不明,但据他们介绍,当时施工现场有多位工友发烧咳嗽。且1号区域首先交付后,在2月4日开始收治新冠病人,但在2、3、4号区域工人们还在施工。

  湘潭这批援建工人来自湖南省湘潭市的两家劳务公司,其中有59人来自湘潭县铁军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铁军公司),有10人来自湖南大伟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大伟公司)。大伟公司法人李广大2月14日向财新记者介绍,他带领的共10人水电工队伍是1月30日早上7点半从湘潭出发,12点半到达武汉火神山。2月7日晚9点半他们从武汉出发回湘潭,2月8日凌晨2点到达湘潭县鑫田酒店进行隔离。

  经当地政府安排,李广大的施工队从武汉回湘潭,一下高速就被送往酒店隔离。随后对每人都进行了检测,10人中“只有一个小伙子”马某被检出阳性。据湘潭市卫健委官方微信号2月14日消息,湘潭市2月13日确诊病例马某,有武汉接触史。返潭后在指定地点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月13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马某2月14日对财新记者称,他在酒店隔离时被测出阳性。后来被接去湘潭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马某表示,他目前没有任何不舒服,体温也一直正常,且已抽血和做肺部CT。他咨询了医生,医生说他的肺部没有达到肺炎的程度,“肺部基本没有受感染”。

  据公开资料,火神山医院1月25日正式开工,总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8天之后的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完工交付,被誉为“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什么是中国速度”。

  马某介绍说,火神山施工现场是4栋楼同时在建,所有工种都集中在一起,“人挤人”。现场有很多都是湖北本地工人。李广大称,水电工要做的工序有装洁具、装扣板、装地板等,平时应该是做完一道工序再做下一道工序。但火神山医院工期紧,要求8天内完工,所以每个施工队负责一道工序,交叉作业,多道工序一起上,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方聚集很多工人。李广大表示,在施工现场,据他所知就有四、五个工友发烧咳嗽,而且咳得厉害。他称这四五个工友不是他们湘潭派去的,是其他施工队的。

  马某还称,施工现场没有围墙,有好几条路可以进入现场,所以也没有人拦在入口测体温。工地上有巡逻人员,工人们可以让巡逻人员帮忙测体温。“我们都很主动,他一过来我们就去测一下。”

  李广大称,这两天工人们也在议论感染途径。当时1号区域首先交付,在2月4日开始接收病人。1号区域用围挡围起来了,但是2、3、4号区域工人们还在施工。

  回想起来,马某觉得自己感染可能是因为在火神山医院施工工地上有一次口罩连续用了很久都没有换,“里面湿哒哒的,那一次可能被感染了。”马某称,在火神山医院工地,最开始还能用到比较好的口罩,后来缺物资,发的口罩质量较差。他认为感染那天戴的口罩是“几天里戴的最次的”,比医用外科口罩还要次一点,“口罩密封性不好,中间可以过气,所以一下子就湿哒哒的了。”他表示,那一天只有这种口罩可以戴,他也只能戴了。马某称,此外他在工地上抽烟时会把口罩摘下来,也可能是抽烟时被感染。

  李广大称,当时是他负责从项目方领口罩再发给工人。头两天发的是较好的N90口罩,每个人每天发两个。但是到了第三天,由于口罩非常紧张,就改成每人每天一个N90口罩。从第四天开始,N90口罩没了,每人每天就发一个很薄很简单的蓝色口罩。最后两天的口罩质量还要次,口罩不是挂在耳朵上的,而是用袋子系在后脑勺上的。“一天我们十六七个小时就戴一个口罩。”李广大发现好的口罩不发了,不敢用差的,就把旧口罩留起来,洗干净晾干后再用。后来口罩洗了两次洗薄了不能用了,他就只好也用薄的口罩。他说,有时候工人干活也会忘记换口罩,由于工地上灰尘很大,工人一直吸,口罩会脏到发黄。

  马某认为,自己应该不是在湖南被感染的,因为他年前基本没有去过商场或者其他人群密集的地方,而且年前湖南的疫情也不严重。

  另据湘潭市卫健委2月11日通报,新增确诊病例林某某,1月30日-2月7日支援建设武汉火神山医院。2月8日返潭后,一直在湘潭县潭县易俗河镇鑫田国际大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月10日确诊为新冠肺炎。

  林某某是铁军公司工人,该公司法人周铁军对财新记者称,公司派了两批共59人驰援火神山医院,负责给水、排水、通风管道的安装。第一批是1月30日到的37人,第二批是2月2日到的22人。工程完成后,两批工人都是2月7日晚9点多从武汉出发返回湘潭,2月8日凌晨2点到达湘潭隔离点。第一批的林某某被确诊。剩下58人都做了检测,没有什么问题,目前仍在隔离。

  林某某对财新记者表示,他在火神山医院工地先做给排水工作,后做通风系统的活。2月6日武汉一整天都在下雨,大家在雨天干活。由于要抢2月8日火神山医院收治病人的时间截点,大家在2月6日晚干了一个通宵。林某某2月6日在做病房外的排风系统。当时他穿了雨衣但是没有穿雨鞋,鞋子被打湿,一直干到深夜,直到感冒,“干着干着感觉自己有点冷,干不了了”。林某某认为,当时火神山医院1号楼已经开始进病人了,自己感冒以后,抵抗力弱,所以被感染了。

  林某某表示,回到湘潭以后他在酒店隔离,但是胃口不行,脸色也不好,被要求做检查,结果查出来确诊。目前他在湘潭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是轻症病人。

  一位铁军公司当时在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的负责人对财新记者称,从1月30日开始,队伍连续白天黑夜地干活,有时候干到晚上12点。而且车开不到工地上,从工地走到停车的地方最少也要走20分钟。回到酒店差不多要凌晨1点钟。洗漱后休息时已经是2点了。但早上6点多又要起床,差不多7点得赶到工地。工人们每天休息的时间非常短,体力消耗很大。

  李广大称,工人们从早上在工地拿起工具干活开始,手就是脏的。一直到晚上12点回去洗澡,才能把手洗干净。中间还要吃饭、喝水、擦汗。“我们在家还搞酒精消毒,你在那里根本没办法。”

  李广大表示,施工现场工人大小便都是随地的。“如果要上厕所要走好远,你还要人挤人,从人堆里面钻出去,还不如找个偏僻的地方赶紧上了,然后赶紧干活。”他说有的工人小便就在人少的地方,比如材料堆边上解决。而工地外马路边的绿化带里到处是大便。“工人太可怜了。”多位湘潭援建工人对财新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

  工人吃饭的时候,项目方把盒饭调到门口统一发放,带班的领进工地,大家在现场吃完就干活。由于不是统一吃饭,一个施工队吃饭的时候,其他施工队还在做事,周边人来人往。有时候吃饭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我吃饭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坐在马桶上面,把饭放在水箱上。”李广大表示,项目方的好多管理人员成天成天的不睡觉,大家都想尽快把火神山医院建好。

  他认为,由于当时的施工条件所限,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不止湘潭的这两个工人,其他施工队也可能有人感染。李广大说,他回来隔离的时候,早就有心理准备。“我跟我们工人说,感染是正常的,没感染是运气好。这个东西不要怕,一有症状马上报告,马上去就诊。”

  两家公司都表示,虽然火神山医院项目单日工资比较高,但是把回来隔离14天算上,工人们挣的钱并不多。

  李广大称,他的工人在火神山医院工地上干了8天活,但加上路上的时间和最后一天办结算的时间,实际在火神山待了10天。加上回来要被隔离14天,一共就是24天。根据项目方发来的合同,项目方给工人发的工资也就是1万多一点。而平时该公司的工人在别的工地做满20多天,不加班的情况下,也能挣八九千块钱一个月。“你像这么危险这么高强度的活,也是硬挺挺过去的,我觉得工资也不是很高。”

  而李广大作为老板,工人隔离期间要给适当补贴,还要给这单活缴税金,而且组织10个人两台车,车费还要公司自己出。他估计这次10个人出去,他要亏3万多。“钱不钱无所谓,就当做贡献,捐款也是捐。当然最好是能够解决一下。”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发布于今日头条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实时全面深入的疫情报道,请点击「链接」下载财新App阅读

更多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报道:

全国1716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 湖北近九成_财新网_财新网

武汉疫情调查追踪:医护感染应受关注_财新网_财新网

感染护工一度流落街头 收治后仍需隔离_政经频道_财新网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2 杭州某某电子元器件公司 智能建站提供